Lambert翊

【秦林】黑色孤儿(1)

祈麒:

#许给傻狒狒的粮(这篇文章的一切都归这个人@大门牙 
#分级:NC-17
#梗概: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不解之谜,都只是胆小的人在故弄玄虚。
#注:第一更两个人没有见面,所以分AB来写,A是林涛的部分,B是秦明的部分

A

陆壬市是个一个月有二十天都会下雨的地方,今天也不是那三分之一。泥土的潮湿气混在老街充斥着野腥味的巷子里,苔藓和蘑口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了,它们从墙壁的缝隙里头破血流地钻出来,却是永远不配享受这条街上有光的地方。

大雨揭露了那堆垃圾里的罪行。一个苍白的身体裹着黑色的塑料袋在雨的冲洗下露出了半个脑袋,拾荒者发现了她。
大雨也成了那个杀人犯的保护伞。法证赶到现场的时候,尸体身上的线索可以说微乎其微了。

那个女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死的。雨水冲刷下她的皮肤显得她更加凄惨,额头上的伤口太深甚至露出了白色的骨骼,身上无数的伤口外翻,露出畸形的血肉,全身未着衣物,右手的指节还断了一半。

林涛不敢想象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一切进行的缓慢而又井然有序,他找出失踪人口报案先确定死者身份,再去到她工作的地方询问她失踪的时间和最后去的地方。
他在滂泼的雨里穿着黑色的雨衣敲着那条街上每一户的门,每一次都极尽自己所有的执念,让新的线索慢慢走到他的大脑里。

半个月不眠不休的努力有了回报,他们在一个没有下雨的日子里抓住了犯人,死者家属送来了没有感情的锦旗。
他知道,有的东西即便是给了真相和理由,失去的就是失去了,没有东西可以填补。
只剩下记忆徒使人眼眶湿润。

新官上任的林队长解决了一场杀人案。妥妥地为他的接风点了第一把火。
他调来陆壬市一个月了。

他准备通他最近的第十五个宵,完成那份报告。
你知道的,他们总是要报告。
陆壬市的法医是个憨厚的胖子,他捧着一盒甜甜圈向他走过来,提醒他做完了就回去好好睡一觉,他只笑着接过了他的好意,就继续低头赶报告了。
胖子很可爱,甜甜圈也很好吃。他的技术也毋庸置疑,靠他的帮助才能确定死者的身份找到关键的定罪线索。
可是他不是他见过最好的法医。

B

龙番市。

龙番市是个如你所知,气候还算适宜的地方,季风气候,只在夏天爱下雨,其他时候往往怡人又晴朗。这一点常常被龙番市分局的局长拿来嘲笑隔壁绿藤市,他们那边总是有雾霾,出现场的人几乎都带口罩,根本分不清谁是法医。而这个时候隔壁绿藤市分局的局长就会以你们警局人少一个法医当八个人用这个万年不变的理由回击他。

他们也刚结束一个案件,李大宝正眼巴巴地等着她的领导把需要整理的资料递给她。

“你今天叫错了两次警队队长的名字。”大宝倚在档案柜上,八卦又严肃地为自己打破这个沉默作出一个赞赏的表情。
对此她的上司就显得比她淡定多了,细长的手指在档案柜里一本一本地履着资料,似乎是没找到他要的,皱了皱眉头:“因为我太专注工作。”
“可你昨天把我也叫错了。”大宝被他赶到了一边,他开始搜找她这排柜子了。
“你想说什么?”秦明的眼睛眯起来,他找到了几本他需要的,可是明显不是他最想要的,他还在继续找。
大宝晃了晃她太久没睡的脑袋,努力保持着她的大脑和她的鼻子一般清醒:“全警局都在打赌,林队调走是不是与你有关。”

看来她是不怎么清醒了,秦明找档案的动作停了下来。
大宝见他看向自己马上从墙上直起身露出兴奋的表情:“所以我猜对了?真的和你有关?”
他冷漠地转过头重新找起来:“你就算是猜对了能有什么好处?”
“那我就赢了…”她抬起眼皮,手里掐着算盘,嘴里像念经似的嘟囔了几个人名,“至少五百块。”
“你们是真的没事干了吧。”他的语气严肃了一点。

手上突如其来的重量让她差点往旁边栽跟头,她使劲伸长了脖子从没过她鼻尖的资料里探出整个头来,见那位喜怒无常的领导已经转身要走了,连忙小跑着跟上去:“因为他们不相信我,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和你有关。”
“幸亏他们破案不相信你的直觉。”秦明看了眼手表,准备加班到自己的办公室拿另一个档案室的钥匙。
“你这是承认了还是说我猜错了?”大宝有的时候真的继承了他追根究底的气质。
秦明被她问烦了,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大宝一个没站稳险些撞在他怀里,只见他带着生人勿近且似笑非笑的挑衅表情,说着模棱两可的答案:“你不是有直觉吗,猜呀。”

A

案件过去一周,那个胖胖的法医突然跑过来和林涛说,他有一份血检报告的副本没有夹在交上去的报告里,虽然上头不会看,但是还是希望他能在今天去找新档案的时候顺便帮他把这一份塞进去。
虽然他有点马虎,不过还是很实在的。林涛接过了那份副本,顺便笑着让他下次再给自己带甜甜圈。

档案室可能是警局里除了审讯室以外最昏暗的地方了。而且少有人打扫,开门就能闻见一阵尘土味,林涛忍着霉味走进去,心理默默想着应该让小胖子给自己来个口罩。
他马上找到了他正需要的资料,可那份他需要塞进去的报告却怎么也找不到。
照理说不应该,案件简单并且只过去一周,无论从什么地方看来这份档案都应该是最新的并且非常好找。

他在档案室待了两个小时,最后把外套脱下来放在身边,身上已经被汗湿透了。
他真的找不到那份档案了。
他看着手上被自己的汗也弄湿了一部分的那份副本,心里隐隐觉得不应该相信这只是被弄丢的可能,而是什么事情正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向着他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着。

女性死者,年龄今年在25岁。
他像是得到了魔鬼的通灵,突然鬼使神差的重新找起来, 所有在那一年出生的女性档案,不论是罪犯还是被害人都被他翻了出来。
他甚至找到了二十年前。
而幸亏他找到了二十年前。
一座孤儿院突然失火,所有人全都死在那里,这案件曾轰动一时。
其中一个死者,一个五岁的小女孩的血检报告,与他手里的副本如出一辙。

这个时候他又找了一个通宵,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不禁想,如果这个案件发生在最近的时间,是不是也会被藏起来,他根本就找不到。
他偷偷抽出了那份报告,把自己制造的狼藉全部收拾好,喘着粗气离开了档案室。

B

秦明不怎么幸运。
他要找的是他记忆里和最近发生的案件很相似的那一起杀人案,作案的是个女大学生。杀了同寝室友,藏尸体的套路与他刚结束的那场如出一辙,他想拿出来给大宝做个参考。
可他找不到了。
他办公室的副本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这他可以解释为许是他不注意弄丢了,可是连档案室的也不见了?

他今晚做了噩梦。
主角是他常梦见的那个。
那个人对他欲言又止,他觉得他是想要他的帮助,所以他向他走过去。但是他只是摇着头向后退,然后消失。
他平静地睁开眼,梦醒在这里。

无数哲学与心理学家都认为梦境是人的内心与现实的共同反应,它们往往呈现出来的是最深层次的感情记忆,平时被隐藏起来完全不为人知的那种。
也因此有人说,梦境是预言,因为它们知道你的感情,而你的行为,是感情的必然反映。

TBC

评论

热度(55)

  1. Lambert翊祈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