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bert翊

[锤基] rainy day

bignothing:


Thor看着Loki站在自己眼前,抬手摊开右掌,对他做出一个表示邀请的姿势,嘴角仍旧带着那总似是殷切似是期待又似是讥诮的笑,深绿色的眼眸里闪动着幽暗的光。

“brother,我保证,你绝对不会后悔的。”

一如既往。

一如多少年前他们还不曾如Loki所说反目成仇的样子。


Loki出现的时候正是深夜,有雨,浓黑的夜空时不时有电光划过。

Thor正倚坐在勉强可用来避雨的岩洞口,视线穿过洞前那棵巨树繁茂的树冠,出神地盯着那像是一遍又一遍被撕裂的天空,不自觉地晃着手里半满的水囊。

他已经独自走了太长的路,去了太远的地方,可他始终还是不知道还要走多久,而这旅途的终点又在哪里。

雨已经连续下了几天。

疲惫让他不由地一声长叹,而这时从粗壮的树干背后传来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伟大的雷神,你踏遍整个九界追踪我就是专门为了让我欣赏你这张阴雨密布的皱脸吗?”

“Loki?”

巨树那耸入夜空的枝干开始抖动起来,伴着远处的一道雷响,一团绿光闪过,Thor眼前只剩下许久不见的瘦高人影,苍白的脸颊,墨色的皮外衣,以及暗金色的护甲。

“别露出那么欣喜的表情。我早说过了,这和之前那些愚蠢的伤感都不应该出现在你那张据说很是尊贵的王子脸上。”

“brother,无论我是什么表情你都不会觉得满意的。”

说着,Thor站起身来,向着Loki的方向踏进雨里,只是漆黑发色的神祗却因此而退开了一步,转过身负手面向远处无边的旷野。

“不。看来我得再次提醒你,阿斯嘉德的黄金之子,无论我对于你们那无聊的永恒国度有多不屑一顾,你的痛苦还是可以给我带来些许相当持久的愉悦。”


Thor一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Loki背影,就着闪电的瞬间光亮,看见雨水沿着他的发尾在他背后的外衣上流出一道崎岖的水线。

“Thor,看来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也还是不够让你变得聪明起来。“

“那或许这次换我来提醒你,brother,这许多年来,我从来就不以聪明见长。”

“于是果然是因为跟中庭的那些简单生物交往得太久才让你变得这么天真以及多愁善感吧。”

“这跟我的朋友们没有关系。我一直都希望我们能……”他向着Loki的肩膀伸出手,却在碰到之前就被突然回过头来的Loki闪了开去。

“够了,Thor……我从来就无意回应你的那些什么希望。即使身为九界闻名的谎言大师,我也没兴趣回去陪你,或许还有你的父亲,继续玩儿那满是谎言的玩偶人生。”

“……你就那么愿意相信在那些日子里我们之间除了谎言之外别的全都一无所有?”

谈话间,Thor一直试图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始终不得法,这时终于拉住了Loki的手臂。

“Loki,我知道时间不能倒流,太多的遗憾已经无法弥补,可毕竟我们……”

Thor话没说完,却被Loki脸上突然出现的一抹诡笑止住了声音。

“时间不能倒流?不,Thor,托你的福,我忽然有了个好主意。”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将两人晦暗的周遭一时间照得亮如白昼。与此同时,Thor看到Loki那一直深不可测的眼神中突然燃起炽热的邪光。

即使他比现在再迟钝百倍,曾经长达千年的相处也足以让他明白这是多么危险的预兆,于是不由地缩紧了背,伸手抓住Loki的肩。

“Loki你又想干什么?”

“别紧张,Thor。我只是想告诉你,对于你,时间或许是不可倒流的,但是对于我,却并非全然不可能。”

Loki趁他一脸迷惑的时候挥开了他肩上的手,侧身走出几步,却让Thor依旧看得见他嘴角不褪的笑。

“别说是倒流时间,就算是既定的命运,也不是完全不可更改。”

“这……这不可能,即使是命运女神本身也都做不到这一点。”

或许是Thor脸上不能置信的表情取悦了Loki,自见面以来他头一次向Thor的方向靠近了一步。

“事到如今你还始终相信全知全能的Odin所教给你的一切是么。是的,我单纯的小王子,他从不撒谎,他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如假包换。这世界上绝对不存在这么一条被禁止的咒语,可以改变命运以及时间,就如同你我始终是至亲的血族。”

“……”

疑惑和愤怒一样,总是可以让那双晴空色的眼睛在黑暗里熠熠生辉,而Loki永远都不会告诉Thor他有多享受他哑口无言时候的样子给他所带来的成就感。

“若真如此,那么……”

听到Thor不自觉喃喃而出的语句,Loki几乎有些忍不住自己那带着些残酷的胜利笑意。

“看来你确实有些心动了,我无畏的勇士大人。”


Thor并不否认自己的兴趣,只是他有太多次的经验来记得Loki的提议从来都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谁谁谁的愿望。

“如果你真有如此能力,你应该先为你自己施法。”

Loki又一次地笑起来,这一次带了几分赞赏,甚至微微地扬了扬右边的眉脚。

“换做平时,我一定会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用过。但是出于诚意我决定跟你说一次实话。”

他伸手拨了拨别在Thor腰间Mjollnir尾端沾满雨水的皮带。

“你说的没错,比起服务他人我更喜欢服务自己。不过这些古老的咒语虽然威力强大,可是限制也多,而这一个偏巧就不能作用在施法者本人身上。”

“某种程度来说,或许我还应该感谢你,给了我一次难得的实践机会。”

Thor眼角窥见他下巴越发冷硬的线条,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只是开口却只说了一声,不。

即使是神也不能凭借自己的心意随意地更改过去来扰乱命运。无论他有多想。

瘦削的手指抚上他的肩膀,Loki比刚才又凑近他几分。

“不?是不想?还是不敢?”

“还是因为我之前的行为在你这里透支了过多的信用,以至于现在让你怀疑我的慷慨。”

就在Thor以为Loki的鼻尖几乎要贴上他的耳朵,却发现Loki整个失去了踪影,错愕之间才又听见那满是鼓惑的声音从另一侧的耳边传来。

“我相当理解你对我所抱有的怀疑,不过Thor,当你想到达成这般程度的目的,总是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不是么?但是这一次,我可以以母亲的名义发誓,你并不需要在风险方面有过多的担心。”

“好好想想,Thor。这条咒语可以让你回到任何你想要的时间,纠正任何你不想要发生的事情。比如说,在我犯下所有那些不可饶恕的罪行之前,你可以阻止你那些所谓悲剧的发生,消灭阿斯加德一切混乱的根源。你甚至可以回到当年的Jotunheim,亲手杀死Laufey,顺便阻止你的父亲收养我这灾祸之子。”

听到这里雷神试图反驳,却被又出现在他面前的Loki挥手制止。

“Thor,即使你的脑袋真的比Mjollnir还笨重也好好认真想想。”

他已经太多年没有见过Loki的脸上出现过这种类似于恳求的表情。就像Loki每次都取笑他思考时皱起的眉头,他突然发现他好像已经不习惯看见Loki这样看上去如少年时对他全无防备的脸。

“无论是已经长逝的朋友,还是已经远去的恋人,你都可以有机会和他们从新开始。再一次邂逅,再一次相识,再一次地亲密无间,而且这一回,可以避免所有的误会和猜忌。这一回,没有错误和痛苦。这一回,你可以保护你最想要保护的东西。你可以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切。”

“你所要做的,仅仅是许愿去往你所想要的过去。”

Loki的声音,游丝一样地缠绕在Thro湿漉漉的发间,而在那双已经几乎幽暗成漆黑色的眼眸的注视下,Thor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渐渐没有了拒绝的勇气。

一切从新开始……

完全不一样的轨迹……

雨仍在下。

闪动的银光划破深夜的同时,Thor看见Loki对着他伸出手掌,笃定而自满的表示邀请的姿势。

他知道他不应该接受,全九界的人都知道不应该接受Loki的邀请。

他伸手握住那只苍白的手。

他不知道要怎么抗拒,也许就连全知的Odin也不知道让他此时推开Loki的方法。

以谎言著名的神这次真的笑了。

“brother,许个愿吧。”

来吧,brother。

你我终究都将如愿。

你得到一切,而我也得到永远摆脱你的机会。


Loki醒过来的时候头疼欲裂,努力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占据视野绝大部分面积的红色并不是自己的血。

血没有这么刺眼,这么暖。

他推开盖在身上的披风,扶着头挣扎着坐了起来。

命还在,之前为Thor施咒的记忆也还在。

于是那条倒霉的符咒居然没起任何作用吗。Loki到底还是忍不住牵动万分僵硬的嘴角,冷哼了一声出来。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他眼前是之前的那片旷野,太阳未升,天色渐亮。有风。

有一双手臂自他身后环抱住他的肩膀。并不舒服,却比披风暖。

“放手。”

“那就麻烦你自己推开我吧。”

“如果现在我有那个力气的话,比起推开你我更愿意再捅你一刀。”

“捅了我也不会死的。”

“比起死,我更希望你痛苦。”

Loki侧过头,本想随便地看向个什么方向,却只看到几绺凌乱的金发落在他的肩膀上,和他同样已不算整洁的黑发混在一起。

这并不是他所期待的。完全不是。

“或许我们应该再试一次。我还尚未实现对你的许诺,更不能忍受这施咒失败的耻辱。”

“不,你并没有失败,我的愿望已经实现。”

“比起那或许能够被精致完美的过去,我只是选择了我觉得更重要的。”

“即便那让你痛苦?”

“是的,即便那让我痛苦。也仍旧不可替代。”

Loki并未做声,只是对着远处初升的太阳伸出左手,张开五指,透过指缝看那渐渐开始耀眼的光。

片刻,Thor也伸出一只手去,覆在他似乎从不温热的手背上。

Loki翻过手腕,轻轻托着那比自己粗壮的手掌,向着Thor的方向侧了侧头。

“也许很快你就会后悔今天没有做出足够明智的选择。”

“不过在那之前,再会吧,brother。”

话音未落,消瘦的人形开始渐渐褪去,未几,Thor身前已是空空如也。指间余温未散,湿润的风吹过他肩头纠结的金发,一切就像是一场长梦一般。


Loki的离去让Thor多少觉得有些怅然。有些事,时隔多年也都还是不能习惯。

纵使长路仍旧慢慢,周身疲惫未散,这仍旧尚未是他旅途的终点。

而有的人,势必很快再次相见。

他捡起脚边的披风站起身来。

在他面前,是已经升起的太阳。

而在他身后,是万里晴空。


-END-


‎2013.‎03.‎31


评论

热度(12)

  1. Lambert翊bignoth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