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bert翊

坠落

Another:

        

        坠落如此漫长,令神也感到可怖。    假如真还能“感到”。    事情的一部分正超出预计,光是意识到这一点,洛基就花去了很长一段距离——不再有时间,只有坠落,永无休止。松手那个瞬间已经很远,但不会比坠落的距离更远。这是洛基唯一能得出的结论。

           “坠落。” 

           “坠落?”    这是索尔在大战结束之后,听到他兄弟说的第一个词。他们即将到达仙宫,当索尔觉得已经没有必要时,他将那可笑的口枷从洛基嘴上拿了下来。洛基并没有露出过多的感激之情,哦,当然,索尔心想,他还在怨恨他,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但是洛基并没有对此说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适应“自由”后开口说的第一个词就让索尔摸不着头脑,虽然这情形本身雷神可是再熟悉不过了。但即使是索尔也不能坦然面对他想念这样的场面。    

        “坠落。我猜从那一刻起,我就在坠落。” 

        “我不明白。”

        “哦。当然,伟大的索尔,你从来不明白。”

         “可你怎么能一直坠落?”

         “当然,应该有一个终点,一种力量,吸引处在它轨道上的物体。我猜下坠的速度和重量有关,而这一点从来不是我的强项,”他眨了一下眼,仿佛在说这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一个洛基会和他哥哥开的玩笑,“因此常会有些死去的小星星追上我,拖着融雪似地身体,我不确定我自己是不是也跟它们一样在解体融化。”

        这对索尔恐怕太复杂了,当弟弟的好心地补充,“比如,这样你应该能理解,妙尔尼尔,不论你把它抛出多远,总会回到你的手中。”

        “但那是因为奥丁的咒文。一旦,你知道。”

        “嗬,的确,我差点忘了,那发生过,它抛弃你,投入一个马脸家伙的怀抱,像你的水性杨花的情人们一样。”

        “并没有过,弟弟。”

        “你并没有过弟弟,你总算说对了一句话,自这不幸的重逢以来。” 

        索尔如他所料,先是沉默,然后才开口,“我们,父亲,母亲和我,是爱你的。”

         “你们一家子真是慷慨得让我落泪。” 

        “洛基,我们的父亲奥丁,”

        洛基打断这句话,“你的,我提醒过很多次了。没有我们,再没有‘我们’了。” 

        这一次索尔抓住了这句话,“你承认曾经有过。”

        “啊,多么机灵。有过,但那只是假象,正如眼下的一切。”

         索尔更加困惑了。

         “哇哦,”洛基摇头,“这一切是你的‘希望’,你想要事情如此发生,想要这样的结局:你四处寻找你‘堕落的弟弟’,当然,领养的,恰如你及时补充过的。他因为做下许多坏事而被你和你正义的人类朋友打败,而你们宽恕他,把他交给你,让你带回阿斯加德,交给奥丁审判。” 

        “带你回家,洛基,这哪里错了?”索尔纠正道。

         “对你来说,没有。对我?无所谓。反正你的愿望已经得到满足。”

        “我的愿望是带你回阿斯加德,回家。”  

        洛基意外地沉默了片刻,“我不知道,索尔,如果你的/愿望如此真诚,它也许就会变成现实,如同此前所发生的。” 

        “此前所发生的什么?”

        “伟大的雷神降临凡间,帮助人类,消灭他邪恶的兄弟。” 

        “消灭,可你还在这儿!而且,”索尔补充说:“你也没那么邪恶。”

        “啧,这是你的真实想法?那也许这一个我的确不那么邪恶。”

        “这一个你?” 

        “类似于我的一个精神体,和我一模一样的那种。”

        “你是说你不是真实的?”索尔摇了摇头,“不可能,你不可能用一个精神体来替换自己,我一直看着你。” 

        洛基翻了个白眼,正如他通常会做的那样,“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精神体。” 

        “那么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奥丁之子,我在坠落,始终未停。”

        这话并不能让索尔理解眼前之事和他弟弟所说的这一切,洛基先是流露出一丝焦躁,但是突然又耐心解释起来:“一个咒语,我无法破解的咒语,暂时。坠落的过程让我很难掌控任何力量,大约是你的父亲,奥丁所为,这咒语使得我的一个精神体,我无法确定是不是我自愿创造出来的,投射到米德加德,供你的人类朋友囚禁,羞辱,打碎,再完全籍由你的慷慨粘起来,带回你口中的家。”

        “为什么?”

        “为了你的愿望,还能为了什么?多伟大的父爱。”洛基心平气和地回答。

        但是索尔心想:他还在嫉妒,为了父亲更爱我,但那不是事实。要怎么让他明白这一点?还有这套说辞,都是他编出来的。因为他不想这样被带回父亲跟前。

        但是洛基看穿了他的想法,“哈,不,亲爱的兄长,我假设这称呼会让你更高兴,正如你真那么迫切地想要带这一个我回米德加德,你就可以如愿。现实将遵循你的期待发展,所有的一切,但你难道不觉得这太过离奇了吗?” 

        他维持着心平气和的外观,甚至不小心带了点轻松愉悦,仿佛所有怨恨已经离他而去,于是索尔最大的一重期待真的因为他的愿望变成了现实——这反而让索尔警惕起来:这一定是他聪明而灵活的弟弟的又一个诡计,他总是有那么多诡计,该死的诡计。   

        洛基皱了皱眉,“看,伟大的雷神现在学会了怀疑。但是有一个办法可以验证。” 

        “什么意思?”

        “妙尔尼尔。”洛基看向索尔手中的锤子,审视一番,然后再次看向索尔的眼睛,“将它投向我。”

        “不,没有人,即使你跟我一样是神也不可能经受妙尔尼尔的全力一击。”

        “它将击中虚无。”洛基的声音变得疲倦而低沉,仿佛他真是从遥不可及的宇宙深处在对索尔说话。

        索尔动摇了,他转了一下手腕,感觉到妙尔尼尔震动了一下。 

        “试一试无伤大雅,妙尔尼尔总是依照你的心意行事,如果你不想,就不可能伤害我。但是只要一击,就能知道真相。”

       这倒是没错,索尔心想。

       雷神之锤击中了洛基。索尔当然没有全力出击,可他立即警觉失手了,那蕴含强大力量的武器全力击向了目标——他的弟弟。

        索尔像当初一样大声喊了出来:“不”  无论真假,洛基又要消失了。这就是那个诡计。索尔突然想通了这一点,但是洛基怎么能让妙尔尼尔违背自己的愿望全力击向他呢?    而他弟弟消失的轮廓带着笑容,索尔熟悉的那种,消失的声音在他耳边说:“看,我没骗你。它将击中虚无。”  

    洛基发现坠落停止了,如他所愿,妙尔尼尔巨大力量的将他从无尽的坠落中弹了出来。

评论

热度(2)

  1. Lambert翊Anoth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