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bert翊

[无授权翻译][Thor/Loki]天方夜谭(短篇一发完)

Sonata:

题目:Scheherazade/天方夜谭

作者:stereobone

配对:Thor/Loki

概要:“tell me how all this, and love too, will ruin us.”作者在开头引用了Richard Siken这首同名诗中的一句,并附上了诗的链接(http://yupnet.org/siken/2008/03/21/scheherazade/),我想这篇文大概就是根据这首诗的意境写成的。一个兄弟俩讲故事的故事(误);走向略苦逼,慎看。感觉不会再爱了。

注意:我闲得无聊瞎翻的,没要授权没修改没请人beta,水准和翻译器差不多ˊ_>ˋ  ;所以最好还是看原文吧。如果你看了译文,那么恳请告诉我讹误之处,谢谢。原地址在这里:http://stereobone.tumblr.com/post/31562802908/fic-scheherazade-thor-loki 



“给我讲个故事,”Thor说道,声音含混,像是在嘴上衔了支烟。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仍有些半醉。Loki坐在窗台上,沐浴于月光之下,凛冽的光折射在他身上。Thor长吁了口气。这是头一回。他们正在度过他们的第十三个夏日。他们开始在别的方面了解彼此,那些并不总是天真无知的方面。那些有时甚至邪恶丑陋的方面。

“我不知道什么故事,”Loki说。

“骗子。”

Loki自窗户转过头来气恼地看他。他很气恼,因为Thor喝醉了。气恼,因为Thor同三勇士而不是他一块儿喝酒。气恼,因为他担心Thor会沉溺其中。或许和这些都没关系,又或许就是由于这所有的原因。Thor伸出只手,朝他招了招,懒洋洋的。Loki过去了。

当他距Thor一臂不到的时,Thor猛地揽住他的腰,将他用力拉近,试图拉Loki和他一同躺在床上。

“给我讲个故事。”

“母亲会给你讲的。”

“不,”Thor说,“我更喜欢你的声音。”

他叹了口气。

“哪种故事?”

“随便。”Thor打着哈欠,“说就是了。”

他说完就合上了眼,等着Loki平缓清圆的声音落下,舒缓地,熟谙地。

“曾经有两兄弟,”Loki说。

Thor虚开一只眼。“和我们相关吗?”他说。

“安静。”

Thor的眼睛重新合上。

“曾经有两兄弟。一个叫太阳,另一个,则叫做月亮。他们从来没见过彼此,除了一个落下而另一个升起时,他们能有几分钟同时出现在天空。太阳明亮,安稳,人们都崇拜他。但月亮却决计给不了那么多的光芒——人们害怕他。一天晚上,正当太阳准备落下时,月亮从地平线那头叫住了他——”

Loki没说完。房门开了,Frigga进来了,叉着腰。Thor连忙将自己藏在被子下,但Loki只是看着她。他知道他被逮住了。

“你们两个没有任何理由到这个钟点还醒着,”她说,“Loki,请你回你自己的房间。”

“是的,母亲。”他说,听话地从床上离开。

Thor大着胆子将被子拉起来一点儿,但仍将嘴遮着以免他的母亲觉察到他的呼吸。他看着Loki离开,Frigga的手放在其肩上,然后他头一次意识到Loki比他要小。

 

 

 

 

“给我讲个故事,”Thor说道,床单叠绕在腰际。

他抓着Loki的脚踝,让Loki的心口同他的紧贴。他的兄弟,片刻前为他所进入的,捧着他的脸颊让他进入的。他的兄弟。

“你一定要让我讲?”Loki换了下位置,然后用脚趾戳戳Thor的胸膛,“曾经,有个少女——”

“不,不,”Thor说,“讲那个我们小时候你讲给我的故事,关于太阳和月亮。”

Loki稍顿,在回忆,但Thor知道他记得很清楚。他的头发因为汗水而仍旧软塌塌,乱糟糟的,Thor想让他永远保持这个样子,双颊酡红的,Thor想留住这样的他。

“月亮从地平线那头叫住了太阳,”Loki说道,声音更温和了些,“他说,‘哥哥,为什么我不像你那么明亮?’但太阳只是觉得迷惑不解。‘你和我一样明亮,’太阳说。月亮知道这不是真的,但他没办法再多问了,因为太阳正开始升起,月亮又叫了他一次。‘太阳,’他说,‘ 我想让人们像爱你那样爱我。’太阳冲他微笑,说道,‘他们爱你啊,只不过是以不同的方式,我的弟弟。’接着,月亮不能问下去了,因为他已落下——”

Thor倾身,亲吻Loki的脖颈,嘴唇逡巡而上。Loki停了下来,然后发出呻吟。

“我以为你想听故事,”他咕哝道。

“我想要你。”Thor说。

Loki摁着他的肩膀将他拉上前来,吻上他还张着的嘴。他们还会长期这么做,而且他们都不会为此事定名,或者谈论除此本身而外的任何东西。Thor用膝盖将Loki的双腿分开,他喜欢Loki对他如此敏感,在这些时刻,他能读懂Loki就好像他本来就应该能读懂。

“我爱你,”他说。

 

手掌停在他脸上,Loki将他推开,推得够他能看清Thor。

“是吗?”他听起来像是被Thor的话给逗乐了,但他也确实显得对此好奇。

“当然,”Thor说,就好像根本就没理由来怀疑此事。

他从背后上Loki,后者为他敞开并湿润着,因Thor的触摸而拱身。Thor坚持睁着眼睛,因为他喜欢看高潮前Loki眉头皱起来的样子,他的双腿会像蛇绕着猎物一般夹紧Thor。Thor已经拥有了Loki的方方面面,但他最喜欢Loki这个样子——他喜欢看这样的Loki。

“你还怀疑我对你的爱吗?”他问,臀部更快地朝前顶撞。

“不,”Loki说道,听起来像是深思之后的答案。

 

 

 

 

“要我给你讲个故事吗?”Loki说道。

他透过牢门看着Thor,木栅厚重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而Thor目所能见的唯有那布满血丝的眼睛。一切导致了眼下情形的问题都已归咎于他。

“我不认为现在是——”

“胡说。现在正是最恰当的时候。”Loki起身,走近了些。“你还记得那个关于太阳和月亮的故事吗?”

Thor毋须回答。当然,他当然记得。那个Loki似乎永远也没法儿讲完的故事。自上回Loki又给他讲了一些后,已时隔多年,时隔了不再那么愉快的年岁。这么多年。Thor一言不发,Loki便视他的沉默为肯定的回应。

“当太阳说着人们也都爱着月亮时,月亮相信了他,因为他是如此的爱着太阳。他知道太阳绝对不会背叛他。”Loki动了动,Thor听见一些像是锁链碰撞发出的声音。“但是随着时间流逝,月亮开始认识到太阳对他撒了谎。于是他和星星谈起此事。他问,‘为什么人们都害怕我?为什么他们不像爱我的兄弟那样爱我?’星星回答道,‘因为你本就是种让人害怕的东西。’”

“Loki,”Thor说,“够了。”

“我还没讲完呢。”Loki说道,仿佛他正咀嚼着钢铁一般咬牙切齿。“下一次太阳升起时,月亮拦住了他:‘人们都怕我,’他说,‘他们并不爱我。’太阳没有看他。‘他们怎么能这样呢?’他说,‘只要太阳升起,他们永远不会——’”

“够了,”Thor说,这一次他的手猛然击向了墙壁。

Loki沉默下来,Thor想着所有导致现状的事,导致Loki变成一个罪犯的事。现在,Loki仍是他的兄弟,但却非Thor所记得的那个兄弟。他想知道Loki是否还记得他欲求以外的事,在泥地里摔跤的孩提时代,以及之后在床笫间纠缠的日子。

“我也知道一个故事,”他说,“关于一个并非负压在黑暗之下的弟弟。你不是故事里的月亮,Loki。”

“如果你长时间盯着太阳看,你会瞎掉的。”

“这是什么意思,”Thor问。

沉默。他又问了一次,但Loki并未回答。

Thor打开牢门,Loki离开。

 

 

 

 

(有时候Loki会给他讲一些别的故事,关于龙,黑暗精灵以及魔法的故事。讲故事的时候,他会给Thor的头发编上辫子,他享用着切作薄片的苹果,间或从他那儿窃走一吻。这时候Loki很高兴,而Thor便假装只记得这些愉快的时间。)

 

 

 

 

“给我讲个故事,”Thor说道,咳出了些血来。

Loki的手摁着Thor的胸膛,他看起来非常恐慌,但Thor不明白为什么——毕竟,正是Loki造成了这伤口。

“别说话,”Loki的声音打着颤,“哥哥,不要动。”

Thor在此之前从来不知道血液是如此的温暖。它们从他体内涌出,像是一条液体织就的毯子,从他的胸口滑下,滑下。他并不害怕。他从来都不害怕。但他很累,哦,他现在时如此的疲惫。有多久了,他想着,他和Loki这样的争斗持续了多久?多久了?

“你从来没讲完过这故事,”他说。

一些绿色的东西亮了起来,他认出那是魔法,Loki的魔法。他正试图治愈他。

“那个关于太阳和月亮的故事。”Thor继续说道。

“Thor,求你了。”

Loki的身体和声音一道儿打颤,于是Thor将手叠在了Loki的手上。Loki的手上满是鲜血,但Thor知道那些血并不是Loki的。

“我想知道结局。”

他的兄弟开始呜咽。

“我不记得了。Thor,我不——”

“没关系。”

他们没有再谈论这个故事,至少,Thor不觉得他们在谈。他只知道他的手很沉,身体也很沉,一切总会尘归于某处,不是吗?

“太阳和月亮不可能共存。”他说。

“不,”Loki说道,“他们可以。”

他已停止使用魔法,但他们周遭的空气闻起来不像血液的气味,倒像是家的味道。Thor意识到Loki将他们传送到了别的地方,舒适的地方。

“你看,这是故事的结尾:太阳不想让他的兄弟再那样想了,于是一天晚上,他没有落下,人们大呼小叫,天空充斥了骂声,但他没落下。等到月亮到来时,太阳告诉他,‘我们不会再分开了。’他们没再分开,太阳绝不落下,月亮也不,每一个晚上,他们间的一个会向另一个鞠躬致意。但他们总是处于平衡状态。”

Thor笑了。他很确定他自己笑了,但他不确定其他任何事,除了Loki被攥在他手心的手,以及围绕着他的温暖。现在这温暖又有所不同了,是那种会让人感到光明甚而刺眼的暖意。接着,他感到Loki的唇落在了他他唇上。它们有些冷,Thor说。

“没有太阳,月亮无法存在。”Loki说。

他仍在流泪。有那么一会儿,Thor完全看不见Loki,但他知道Loki就在他身旁,他感受着他的情绪。过了会儿,他才意识到Loki所言何意。

他想阻止他,但他发现他的嘴已经虚弱到无法动弹。他们中的一个至少该活着,Thor想,或者说他们都不该率先离去。

“我很高兴是你,”他说,又或许他根本什么都没说出来。

光变得愈发刺眼,以至于Thor闭上了眼睛,但当他再睁开眼时,光芒又柔和了下来,只是还很温暖,他能感觉到Loki就在他旁边,但他看不见他。Loki,他的弟弟,仍在微笑,也仍在流泪,但他看上去并不后悔。一些金色的光围绕着他们,Thor意识到,是他们两个。

他重新闭上眼,知道当他再睁眼时Loki仍会在他左右。

这是他所知道的最后一件事。

-The End-





附上对Scheherazade这首诗同样连翻译器水准还不如的翻译:


告诉我那些梦境,我们将那些尸体从湖里拉出,

为他们重新穿上温暖的衣裳。

天色已晚,无人能够入睡,马匹奔跑着,

直到忘记自己是马。

不似树根不得不在某处停止生长,

这更像是一支警察的收音机里放出的歌曲,

我们如何卷起地毯跳舞,在那些明红色的日子里,每一次我们亲吻,都会有一颗苹果被切片

待以享用。

看看透过窗玻璃而来的光。那意味着现在是正午,意味着

我们伤心欲绝。

告诉我这一切,以及爱,将会如何摧毁我们。

这些,我们的身体,被光所围绕。

告诉我我们将永远无法习惯这些。

评论

热度(48)

  1. LeviMcavoy风流堂 转载了此文字
  2. AUTUMN_WNG风流堂 转载了此文字
  3. 风流堂Sonata 转载了此文字
    报社转发!催泪he,小伙伴们不来一发吗~
  4. Lambert翊Sonat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