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bert翊

诸神系列之诸神的黄昏【SherlockXMycroft,NC-17,RAPE】

楚越_存在感捉急:

A.诸神的黄昏


终有一天,那恶龙尼德霍格将盘踞而上,咬断树根。世界之树轰然倒塌,诸神的黄昏悄然降临。


那一日,丧钟齐鸣,世界毁灭。


————《诸神的黄昏》




“结束了?”




“结束了。”Mycroft把手中的书合上,那是本厚重的讲述北欧神话的典籍,黑色的漆面上隐约可见暗金色纹路。“世界终将会被毁灭,诸神的黄昏降临。”




“那那些英卐灵殿里的战士们呢?”




“命运是不可逆转的,它在三女神的纺线上单向流动,纵然被兀儿德和薇儿丹蒂纺织,但最终也会被诗寇蒂剪刀剪断。”




“那可真可悲。那些武士的灵魂受到奥丁的召唤聚卐集在英卐灵殿中,日复一日的饮酒、搏斗却依然无法更改这个结局。”




“结局是既定的,Sherlock,”Mycroft将书轻放在床头柜上,将被子给Sherlock盖好,“无论在过程怎样费力挣扎,结局就是结局。即便是奥丁付出了一个眼睛的代价,他也无法挣脱出去。”他直直的看向Sherlock的眼睛,“这大概就是一种被称为宿命的东西。”




“你觉得我们也有这样既定的命运吗,Mycroft?”Sherlock从被子里探出头,“这种宿命?”




“谁知道呢?”Mycroft耸了耸肩膀,想了想继续说道,“可是谁昨天信誓旦旦指着教卐堂说是个无卐神卐论者?Sherlock是你吗?”




……




“滚开,Mycroft!和你的睡前故事一起见鬼去!”




一个枕头隔空飞了过来正击卐打在门框上。




“好吧,晚安,Sherlock。“




B.尼伯龙卐根的指环


那沉睡在莱茵河下的黄金啊,散发着迷人的诱卐惑。你这觊觎黄金的盗贼,注定要断绝爱情。


——《尼伯龙卐根的指环》


Sherlock狠狠的把Mycroft顶到墙上,满意的听到Mycroft来自胸腔中的闷卐哼。




他抵着Mycroft,反剪着他的手腕,桎梏着Mycroft的行动。Mycroft动弹不得。




鼻尖萦绕着的香味让Sherlock想起了莱茵湖畔,沉睡在河底的黄金闪耀着光芒,美丽让人捉摸不透。




“你是看卐管莱茵黄金的女神吗?“




“放手。“




“我在你身后感受到了那黄金散发的诱卐惑。“Sherlock将脸紧卐贴住Mycroft的脖颈,温暖而有规律的脉搏从皮肤下传来,仿佛能感受到那流走于血管中的液卐体。




“我说了,放手。“Mycroft语调古板而又平静,即便在和Sherlock的冲撞中落于下风。




“你是来自莱茵河的女神,可你又为何不赤身裸卐体?“Sherlock将头和Mycroft的距离离得远了点,打量着Mycroft的衣着。




“你出现幻觉了,Sherlock。“Mycroft不赞同的看着Sherlock表现出的一切行为,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过量的可卡因已经使Sherlock的理智脱离了神卐经中枢的控卐制,也就是说现在Sherlock是完全凭借直觉做出判断。




他现在简直就像头直觉敏锐的野兽。




Mycroft为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感到震卐惊,他缓缓的看向这位许久未见的弟卐弟。Mycroft第一次从这间屋子的空气中嗅出了危险和恐惧。




“我的女神,你为何不显露你的真身?是嘲笑我的相貌还是践卐踏我的真心。“Sherlock缓缓吟唱着阿尔贝希里的歌剧,手指缓慢的划过Mycroft的颧骨。




“放手,Sher——!“刺耳的布料断裂声遮蔽了Mycroft的呼喊,他意识到曾经为Sherlock读过的故事已经不可阻挡的上演了。掌管过去和现在的女神兀儿德和薇儿丹蒂用梭子纺织出命运,而掌管未来的诗寇蒂则残卐忍的将命运之线剪断。现在,诗寇蒂的剪刀终于无声的显形,冰冷的刀刃缓慢的深入Mycroft的脖颈。




Mycroft无路可逃。




冰冷的空气啃噬着Mycroft的皮肤,他依然被牢牢的禁卐锢在墙上,身边洒落着衣服的碎片。他的胸膛赤卐裸的暴卐露在Sherlock的目光中,伴随着羞耻与呼吸的颤卐动。




“我的女神,你终于降临。“Sherlock痴迷的注视着Mycroft的身躯,观察着每一丝肌肉勾勒出的线条。”降临这福地,为我唱颂。“




Mycroft无法确定此刻Sherlock眼中卐出现的到底是自己还是只存在于神话中的缪斯,无论是哪一种都能证明Sherlock的精神状态极度的不正常,他深陷于幻觉并无可自拔。




“Sherlock,你还认识我吗?“他尝试着发声,企图用声音唤卐醒Sherlock 被幻觉层层掩叠的理智。 




“你既然知晓我的姓名,难道看不透我的心意?“Sherlock将脸凑近Mycroft,满怀忧伤的问道。”难道我的心意对于你竟是如此的卑微?“




Mycroft看着Sherlock的脸却有些琢磨不透,他记得自己的姓名却扮演着阿尔贝希里的角色。他此刻到底是Sherlock还是被黄金诱卐惑的阿尔贝希里呢?




“我知晓你的心意就像我知晓你的姓名,“Mycroft试探着回卐复到,”莱茵河畔的冒险者啊你应该速速离去,这里是属于神的禁地。“如果Sherlock真如同推测的那样沉溺于尼伯龙卐根的指环无可自拔,那么只有让他自己从歌剧中走出,从而醒来。




Sherlock果然迅速的接话,他唱道,“你既然知晓我的心意为何又让我离去?你的美让我沉沦可话语却又让我心碎。“




“这里是尼伯龙卐根的禁地,只有觊觎黄金者才来到此地。“




“我看到了黄金的光芒,却更为你着迷。你赤身裸卐体,在水中嬉戏,你让我的灵魂沦陷,情愿将心献祭于你。“




“你是个勇敢的探险者,不该为情爱所困。速速从这里离去,尼伯龙卐根不欢迎生人入内。“Mycroft沉吟了一下,想让Sherlock醒来就要将结局彻底推卐翻,他再度看向Sherlock想从他脸上寻找一些破绽。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Sherlock身上的Mycroft没有注意横亘在他脖颈上的诗寇蒂剪刀显现出的不详的光芒。”这是死人的国度,生人不该停留。“




“你这狠心的女神,难道非逼我断绝爱情?“Sherlock一只手掐住Mycroft的脖子,语气中满是癫狂。”我把真心献祭于你,怀着虔诚与爱意,你却将它掷弃于地让它沾染灰尘。“




Mycroft艰难的瞪大了眼睛,缺氧使他满面通红。诗寇蒂手执冰冷的剪刀于虚空之中冷冷望来,那把剪刀对准了命运。




“不…“他艰难的吐出一个音符,想起自己曾经的话语。”结局不可逆转,无论在过程如何挣扎,结局就是结局。“




“我将为这狠心的女神断绝爱情,就如同这莱茵河水由清澈变为混浊!“随着Sherlock最后一句誓言,命运女神的剪刀不可逆转的挥下。




Mycroft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幻影。那声音带着嘲笑与讽刺,他说:“接受吧,这萦绕灵魂的宿命。“




C.齐格弗里德之死


他全身沐浴与龙血之下,只有一片叶子遮盖了的肌肤。他手持神剑,执着指环却依然无法阻挡那致命的弱点。熊熊的火焰与雷电交织,瓦尔哈拉天宫最终崩塌。


那一日,丧钟齐鸣,诸神的黄昏最终降临。


————《齐格弗里德之死》


Mycroft被推卐倒在地板上,赤身裸卐体。Sherlock伏卐在他的身卐体上,凶狠的撕咬。




他现在拥有了尼伯龙卐根指环,再也无人可以阻挡他的怒火。




“你这狠心的女神,应该为我破碎的心脏哀鸣。“Sherlock用指甲划破Mycroft的皮肤,舔卐吮卐着血痕。他的脖颈上还残留着Sherlock的手印,映衬在白色的皮肤上显得十分奢靡。




“你该为我哭泣,这样冷漠的神情难道是像我示卐威?“Sherlock抓卐住Mycroft的头发迫使他昂起头,他的手指粗卐鲁的揉卐擦过Mycroft的嘴唇探进口腔,指尖触卐碰到每一颗牙齿,些许唾液从闭合不了的嘴角滴落。”你该为我哭泣,为我呻卐吟,就像这样!“他的手指猛地戳向口腔深处,来自身卐体的生理反应让Mycroft忍不住干呕起来。唾液伴随着剧烈的喉管收缩喷溅到了胸膛上。




Mycroft非常清楚被视作“女神“的他将承受什么怒火,身卐体上的凌卐辱或者更糟。但他无卐能为力,那是Sherlock,也是宿命。




无法更改的宿命。




他闭上了眼睛,有些湿卐润的东西在眼角汇聚。如果这样能让Sherlock摆脱幻觉,他情愿献上一切,包括身卐体和灵魂。




“哈,你也知道流泪,但你却不知道我被践卐踏的心脏有多痛。“




“我知道。“Mycroft睁开眼睛,”我情愿用一切偿还我犯卐下的罪,让我体会你所受之痛。“他看着Sherlock略显癫狂的面容,又像是透过Sherlock的身卐体看向黑卐暗深处。




“呵,我所受之痛?“Sherlock猛地分开Mycroft的双卐腿,他俯下卐身看着Mycroft,”我心碎的疼痛又岂是你能明白的?你这狠卐毒的女神,理应在炼卐狱中煎熬。“




他粗卐暴的冲了进去,带着怨怒与仇卐恨。在火中诞生的仇怨注定要用血来化解。




Mycroft尖卐叫着发声,他的头向后仰倒极力想逃脱这用仇卐恨凝聚的剑刃。疼痛,从每个神卐经元传来又汇聚到一处共同冲击这神卐经中枢,他的耳边只剩下丧钟的鸣叫。




那一日,尼伯龙卐根中的丧钟一起奏响关于末卐日的悼歌。尼伯龙卐根的大门敞开,死人指甲组成的大船从水中升起,死神海拉率领着满霜巨人组成的军卐队向“诸神的国度“开来。


那一日,诸神的黄昏最终降临。




血从Mycroft身下晕染开,在地毯上开出一朵又一朵绚丽的血色花朵。他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因为失血而出现了幻觉,他看见尼伯龙卐根的崩塌,他看见一个充满罪恶的世界,荒原上满是尸体,秃鹫在天空盘旋争抢着尸体,鲜血浸透大地,入目的只有黑卐暗和罪恶。




他在Sherlock的抽卐插中痉卐挛,他的声带里只能发出破碎的尖卐叫,疼痛让他无法看清Sherlock的神情,只有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依然醒目。Mycroft死死的拽住Sherlock的手臂,指甲嵌入皮肉带出滴落的血珠,




在诸神的黄昏中一切都是那么渺小。




血液带来的灼卐热与润卐滑让Sherlock加快了动作。一旦你给了一个人一样新奇的事物,总会让人迫不及待的去探索甚至沉迷。就像是毒卐品与酒精。人性永远是贪婪的,更何况是持有以贪婪为名的尼伯龙卐根指环的主人。Sherlock享受这Mycroft破碎的尖卐叫,肌肉的痉卐挛,甚至还有他的泪水。




眼角的湿卐润最终汇聚成眼泪,它顺着Mycroft的眼角向下滑落,折射卐出Mycroft脆弱、不堪一击却又坚忍的表情。




Sherlock有些迟疑,他试探的用舌卐尖触卐碰那滴晶莹的水珠,然后将它舔shì干净。“你的泪水,却为何不像你的心,它温柔美妙,而你却冷漠狠卐毒。“




Mycroft垂下眼睑,更多的血液从身卐体卐内部涌卐出,他感到寒冷与黑卐暗的迫近。英卐灵殿上的雄鸡在高声鸣叫,红焰雄鸡从“死人国度“的底层以尖锐的声音回应。




“伯伦希尔啊!那报晓的人来了,他将以他的亲卐吻把你叫醒……伯伦希尔向我招手“Mycroft想起了诸神黄昏中齐格弗里德的最后一句唱颂,即使死亡也无法阻止他的爱意。




Mycroft最后一次抬头看向Sherlock,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仿佛让他看到了幻影。他看见Sherlock温柔的抱着自己,他看见Sherlock俯身亲卐吻着自己的脸颊。




“醒来吧,Sherlock,为了我。“




“至少为了我醒来。“




“因为我爱你,Brother mine。“




他就这样倒了下去。身后世界之树轰然倒塌,瓦尔哈拉天宫燃卐烧着毁灭。




诸神的黄昏降临,宿命终究不可逆转。




END



评论

热度(13)

  1. Lambert翊ChristianFal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