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mbert翊

龙·民风淳朴如哥谭·番(二十一)

世界_一如既往:

半au。全员ooc,然而最ooc的还是龙番。。。


前文:()()()()()()()()()()(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掐指一算,我好像该更文了。。。


前情提要:龙番出现连环杀手;涛涛发现自己被明明耍了;明明得知罗坏人是坏人。。。


----------------------------------------------------------------------------


(二十一)


“秦先生,今天这么晚还来公司啊!”


叶氏集团大门口,心乱如麻的秦明被一名身着制服的保安打断了思路。他看看和自己说话的人,觉得十分面熟,却一时记不起对方的身份,于是连脚步都没有放缓,就走进了电梯。


天色已暗,叶氏集团的大多数员工已经下班,罗钥办公室所在的大楼顶层更是已经空无一人。秦明穿过秘书室,直接拧开门把手,冲进了罗钥的办公室。他停在门口,看着罗钥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成领悟,才缓缓关上身后的门。


秦明没有开口,他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打破此时的僵局。罗钥在办公桌后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才起身,走去窗边,倒上两杯酒。他走到沙发旁,把其中一杯酒放在小桌上,坐了下来。


罗钥抬头看看依然立在门边的秦明,指了指身边的座位:“坐。”


驱车前来的路上,各种问题轮番考验秦明不甚冷静的思维。罗钥到底在二十年前的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为何害死自己的家人,却对自己依旧关怀有加?自己现在该如何面对他?……种种问题还没有理清,秦明就已经站在了罗钥面前。头脑中千句万句的指控,此时竟然连一句都说不出。


他木然地向前走了几步,坐在远离罗钥的沙发另一端。


罗钥举起手中的酒杯,晃了晃,略带笑意地说:“麦卡伦。你在欧洲的时候最喜欢的牌子,当时可没少买。”他抿了一口酒,看向秦明,好像在等他提出那个心照不宣的问题。


秦明拿起桌上的酒杯,眼睛盯着杯子里的液体。几秒钟之后,他将酒一饮而尽,却依旧紧紧地攥着通透的玻璃酒杯。


“二十年前,你做了什么?为什么?”


罗钥把酒杯放在桌上,脸上的表情异常平静。


“其实,你刚回来的时候,说有私事要处理,我就猜到你的意图了。我一直没有阻止你,一是因为我知道我没办法阻止你去做心意已决的事情,二是因为,事实上,我一直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秦明没有料想到罗钥的反应竟会如此。他对上罗钥投向自己的目光,看到的只有坦诚和悲伤。


“我从小父母都不在身边,是由祖父母带大的。小时候因为经常和叶青一起玩儿,我几乎把她的父母当成了我自己的父母。我羡慕叶青的家庭,敬爱她的父母,也早早地爱上了她。”罗钥低下眼睛,似乎想要掩饰眼神里的一抹温柔。


“可我没胆量对她表白,总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可是当时,即便身边有追求者,她还是拿我当最好的朋友,我也就满足于自己的角色了。”罗钥微微皱眉,继续道:“我一直在等合适的告白时机,没想到却等来了秦颂。”


“我没有学医的胆量,但又想进入叶氏集团,留在叶青身边,所以就选择去另外一所大学读管理。可自从叶青遇见秦颂,我就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束手无策了。不仅叶青对秦颂一往情深,连她的父母也对他赞不绝口。虽然他们对我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我也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叶氏集团工作,但我知道,我对叶青的爱,是得不到回报了。可我仍然爱她,也感恩叶家。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我要做叶氏集团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这样才能有资格一直留在叶青身边。”


罗钥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将酒杯放在腿上。


“然而事实是,秦颂已经成了叶家的一员,而我,永远都是一个局外人。”


秦明和罗钥此刻都面对着各自的前方。秦明盯着手中酒杯的纹样中支离破碎的映像,罗钥则望着窗外层层叠叠的楼顶。


“叶青的父母一直想把公司交给自家人管理,而这个‘自家人’显然并不包括我。其实我很希望叶青可以放弃医生的工作,和我一起管理公司。我也和她谈过很多次,奈何她总是拒绝。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听到,叶青的父母劝秦颂来接手公司。我第一次感到受到如此大的威胁。当时我已经在叶氏集团工作了八年多,在公司里的位置仅次于叶氏夫妇。如果他们离开、秦颂接手公司,那我就要成为他的下级,为他工作。我已经把叶青输给了他,不能再把我的工作、我的心血也输给他!”


罗钥长出一口气,好像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那段时间,我很低落,连着好几个晚上出去买醉、找乐子。不久后的一天,一个曾经和我交易过的小姐来找我,让我劝秦颂篡改一份尸检报告。”罗钥苦笑一声:“她拿了几张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偷拍的照片勒索我,说如果事情不成,就要把照片交给报社和叶氏夫妇。我慌了,如果那些事情被公开,我不仅无法留在叶氏集团,在整个龙番都会难以立足。


“我想了一整夜。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无论秦颂还是叶青。于是,我想换一个角度来解决这个危机。我知道秦颂做法医那几年,得罪了警局内外不少的人,恐吓信就收过好几封。龙番警局是个什么德性,大家心里都明白,秦颂自己也透露过他和当时的刑警队长经常立场不合。所以,我联系了当时的刑警队长,想联合龙番警局的力量,除掉这个威胁抢走我一切的人。”


“很快,我们就决定,我负责在秦颂的车上动手脚,警局的人负责随后编造案件调查报告。”罗钥转过头,语气里夹着悔意:“我真的不知道那天秦颂会去接你放学,我真的没想过要伤害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听到此,秦明摇了摇头,觉得罗钥的逻辑愚蠢得可笑。


罗钥似乎也自嘲地笑了笑,说:“本没想伤害其他任何人,却恰恰害死了我最在乎的人。”


“一切本来都在按计划进行,但我没有想到叶青会如此执着于调查车祸背后的真相。我,连同她父母,都劝过她无数次,可她什么都听不进去,偏要一意孤行。说来,这也是我的疏忽。叶青的固执、倔强和执着,正是她最先吸引我的地方。”


罗钥听似深情的话语搅得秦明的胃中一阵恶心。


“我只知龙番警局绝非善类,却不知他们会如此为恶不悛。眼看叶青的调查即将越搞越大,他们为了保全自己,背着我,灭了叶家的口,烧了叶家的宅子。我知道以后,立即冲去警局质问,但他们已经计划好了一切。他们早就盯上了叶家的产业,一直在酝酿动手的时机和理由。他们以为除掉叶家,让我接手公司,就能控制整个叶氏集团。但我知道,我不能对不起叶家,不能辜负叶青。虽然叶氏集团多年以来和警局保持着资金联系,但我从来没有允许他们任意摆布公司。相反,正是利用龙番警局,公司才能越做越大、越稳固,以致于后来,即便他们有心,也无力撼动叶氏集团的地位。”


罗钥转头看向秦明:“我还要将你培养成人。等你接手公司,叶氏集团也算物归原主了。”


秦明仍将目光紧锁在手中的玻璃杯上。静谧的办公室里充满了令人不适的气氛。秦明知道罗钥在等着他发话,可他脑中此时千情万绪,不知从何开口。一时间,他似乎都无法忍受罗钥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边缘。秦明起身,走向窗边,手中依然攥着空空的酒杯,背对沙发上的罗钥,面朝靛紫色的天空。


“听你的意思,难道我应该感激你这些年为我、为公司所做的一切吗?”秦明的声音异常的冷静,好像并不属于他自己。


“我不是那个意思。”罗钥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我是一时冲动做了错事。可你要知道,我也是受害者啊!我也失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秦明猛地抬起手,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大理石窗台上。玻璃杯应声碎裂,大大小小的碎片飞落在秦明周围。


“你是受害者?你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秦明转过身来,面对表情愕然的罗钥。“那如果一切如你所愿,只有我父亲死了,你就不会有半点悔恨了是吗?”


罗钥显然被秦明突如其来的情绪爆发惊住了。他直直地看着秦明,没有作声。


“你到底有没有意识到你谋害死了你的朋友?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你夺走了你最在乎的人的幸福?你到底明不明白这件事的恶人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


“我爱叶青!在她之后我再没对任何一个女人动过心,我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她!”


“不要拿爱当作借口!”秦明吼了起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二十年前你是为了一己私利,其后的时间你是为了良心所安。你从没考虑过我母亲的感受,没考虑过你给她带来的伤害,没考虑过你和警局勾结给叶氏集团带来的影响!”


“你希望我找到真相?”秦明摊开两只手,示意着周围:“你对你现在‘杰作’很满意是吗?你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是吗?你觉得我会原谅你是吗?”


“秦明啊,”罗钥似乎终于从震惊中缓了过来。“其实我一直担心你能不能在龙番立足。你要知道,龙番不是一个好人有好报的地方。善心只会被别人利用和算计。我能想象,即便没有我的参与,秦颂早晚也会被警局的人暗算。你在龙番的时间太短,还不能理解。龙番人,听不进去善意的好言相劝,只对恐吓威胁才有反应。要想在龙番生存,只能以恶制恶。”


“龙番就是因为有太多抱有你这样的想法的人,才会一步步堕落到现在的境况。”


“你觉得一个、两个人能做什么?就算有成千上百的人又能做什么?龙番不是你我能改变的。况且,如果没有如今强大的叶氏集团,你的检验中心从何而来?你觉得如果秦颂接手……”


“你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他的名字!”秦明粗暴地打断了罗钥的话,“我不在乎叶氏集团究竟有多少资产。我也不在乎你这二十年来的虚情假意。我想要的是一个正常的童年,一种有父母、有家人陪伴的生活。二十年来,我几乎把你当作了我的父亲。可事实呢?你,是我的杀父仇人!你对你导演的这出戏很满意吗?”秦明上前一步,俯视着坐在沙发上的罗钥:“你说‘以恶制恶’是吗?那按照你的说法,我今天是不是应该杀了你?”


出乎意料的是,秦明在罗钥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的畏惧和悔恨。他直视着秦明的眼睛,语气缓和地回答:“如果你能下决心动手,并且有信心全身而退,那我倒可以安心地把叶氏集团交给你。但如果你不能,我愿意留下来帮你走上正轨。”


秦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正轨’?利用叶氏集团做些肮脏的勾当就是你所谓的‘正轨’?”


秦明仰起头,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呼出。他偏过头,悄悄抬手抹去滑落脸颊的一滴泪。


“既然你想把叶氏集团物归原主,那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把你全部的股份授权给我,然后辞职。从此,你和叶氏集团再没有任何瓜葛,也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秦明……”


“如果你不同意,”秦明继续道,“我愿意陪你走司法程序,重开二十年前的案子。即使把整个叶氏集团赔上,我也毫不在乎。”


罗钥没有再开口,只是一脸愁云地看着他。


“明天我等你的答复。”秦明说完,转身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秦明将身后的门猛地拉上,抬头看到昏暗的秘书室里有一个高大的人影。


“秦先生……”


秦明皱眉看了看,认出了刚刚在一楼大厅碰到的保安。这个人的名字此时也忽然出现在他的脑中:沈言川,那个因为见义勇为被抓起来的热血青年。


此刻,沈言川正带着一脸疑惑和担心看着秦明,似乎满腹的问题,却问不出口。


“你在这里做什么?”秦明略不耐烦道。


“我……我正在例行巡楼。”沈言川的视线紧紧跟随着秦明的一举一动,“秦先生还在忙吗?”


“嗯。”秦明胡乱应了一声,便匆忙从他身边走过,离开了大楼顶层。


【未完待续】


----------------------------------------------------------------------------


总想着忙过了这一阵就可以有大把时间安心地码文了。然而,这都是flag。。。所以我又月底才来了。。。


感谢看文的大家和求文小可爱moyi

评论

热度(25)

  1. Lambert翊世界_一如既往 转载了此文字